栏目分类

热点资讯

配资专业网上配资炒股

你的位置:专业炒股配资门户-配资专业网上配资炒股-最专业炒股配资 > 配资专业网上配资炒股 > 外星母舰来的那一天

外星母舰来的那一天

发布日期:2024-05-15 03:59    点击次数:159

“教授,快跑啊!都什么时候了,您还坐着看书,心也太大了吧?!”

荒白教授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低头读着书,漫不经心地问:“跑?为什么要跑?”

“这不明摆着吗?那艘巨大的外星母舰一夜之间出现在咱们脑瓜子顶上,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动武!大家都疏散进入掩体了,您也快跟我一起跑吧!”

教授低头翻了一页书,继续淡定地读着。“他们不可能动武。”

“您凭什么这么肯定?”

“就凭他们能来这儿。”

“您该不会是被吓蒙了吧?您这话根本就没有逻辑可言!”

教授缓缓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秦子,扶了一下眼镜,说:“年轻人,你知道吗?有学者认为,人类历史上其实只发生过一件事,那就是工业革命。”

秦子听得愣住了,满脸疑惑地站在原地。

“从新石器时代开始,一直到工业革命之前,人类的人均GDP(国内生产总值)一直都没有发生本质上的增长,为什么呢?因为在蒸汽机推广以前,主要的劳动力无非就是人和牲畜,但这效率太低了。”教授低头翻了一页书,继续轻轻地说,“效率低就低在食物能量的转化上,食物里的化学能经过进食、消化变成肌肉的机械能,转化率太低,人和牲畜虽然产出,但也在消耗,再加上其他条件的限制,传统社会能积累的价值总是有限的。”

秦子急得甩胳膊。“您到底想说什么呀?!”

教授低头又翻了一页书,慢悠悠地说:“因为人类社会积累的价值有限,所以全人类往往进行残酷的存量博弈,每个人都想多吃多占,这导致我们对同类做了很多残酷的事,也孕育出很多残酷的文化,直到工业革命。”

“工业革命怎么啦?”秦子看了看天上的外星母舰,急得跳脚。

教授笑道:“工业革命之后,我们开始大规模地利用化石能源,不再依赖过去那种漫长且低效的食物链传递转换能量的方式,整个人类社会创造的价值总量变多了。”

秦子扯着自己的头发大叫道:“所以呢?!”

教授不紧不慢地说:“所以人类残酷的存量博弈减弱了,我们转而开始追求全物种的集体增量。当然,这是一个漫长的共存和转化过程,是有倒退和波折的。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类社会中的暴力现象无疑在大大减少,即使是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的20世纪,从统计数据上来看,暴力事件也比古代减少很多。斯蒂芬·平克教授在《人性中的善良天使》中对此有详细论述,你可以看看。”

秦子说话都带哭腔了:“您说的这些和外星母舰有什么关系啊?”

教授继续翻着书,说:“年轻人,你知道对一个追求增量的文明来说,最重要的是什么吗?是对暴力的克制。”

秦子几乎急得背过气去,嚷道:“这都哪儿跟哪儿啊?!”

教授放下书,面色冷峻。“对一个文明来说,提高效率的一个必然选择是精细化的社会分工,但这需要以克制暴力为基础。当社会完成工业革命,不再依赖人畜提供劳动力以后,专业知识和技能就成为提升社会生产力的重要因素,这在精密细化的社会分工中尤其凸显。试想,如果一个物种不能有效地克制自己的暴力倾向,那么其社会内部将酝酿出巨大的斥力,成员们会彼此攻击和排斥,还没发展出足够的技术水平就自行崩裂了,这种事在人类历史中屡见不鲜。”

说到这儿,教授的表情变得更加凛然。“从本质上说,放纵暴力就是对生产力发展踩刹车,让精密的社会分工无从谈起。一个四分五裂的文明不仅不能有效整合资源,还可能坠回残酷的存量博弈中,个体之间彼此压榨和拖累,如此循环往复,永远成不了大事。”

秦子愣在原地,说不出话来。

教授继续皱着眉翻书,说道:“人类之所以至今还困在这小小的地球上,很多人认为问题出在这儿。”他用手指了指太阳穴,“但依我看,还有一部分问题就出在这儿。”教授又用指尖点了点胸口,“我们的心冷酷粗粝,彼此消耗伤害,没有聚合成一个协同的整体,因此无法孕育出跨星际所需的先进技术。”

秦子抬头看了看母舰,又低头看了看教授。

教授拍了拍身边的空位,示意秦子坐下。“这艘外星母舰来自我们人类认知以外的邈远星球,他们的技术一定远远先进于我们,而如此先进的技术一定是全物种共同追求增量的结果,所以他们必然匹配有和平克制的价值观,这是社会性生物发展的必然。在这种价值观的指导下,他们绝对不会对我们这个低等文明动武。”教授眼神笃定地说,“残酷的价值观孕育不出先进的技术,热爱和平说到底其实是一种解放生产力的价值观,对于这一点,我非常肯定。”

秦子双腿颤抖,将信将疑地坐到教授身边。“教授,您是科学家,我敬佩您,可科学家未必永远是对的。”

教授把手按在秦子肩上,说:“这不是科学,而是更底层的哲学,价值观之于技术就好像操作系统之于软件。假如你是个鸟类学家,开着吉普车去雨林观鸟,结果你突然遇到一个食人部落的成员,那人跪在你的车前苦苦哀求你别吃他,你会怎么想?”

秦子惊讶地说:“我怎么会吃他呢?!”

教授说:“那食人部落的人看你开着吉普车,随身携带着各种他无法理解的东西,所以他会觉得你一定比他强大,可能会杀了他并吃掉,你对此怎么想?”

秦子摊手,说:“他完全是杞人忧天啊!我是文明人,不吃人!”

教授笑了,继续低头翻书。“你现在就是那个食人部落的成员,天上飘着的那个是吉普车。”

秦子稍微放松了一点儿,问道:“那他们为什么突然出现吓唬我们呢?”

教授说:“很可能是个意外,我相信过一会儿他们就会离开了。”

此时,母舰外围亮起淡淡的蓝光,恢宏而空灵,整个城市仿佛被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。

秦子嘴唇颤抖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“教授,如果您错了呢?”

教授翻书哂笑:“那我宁愿死。”

“轰隆!”一声雷鸣,那外星母舰发出突破音障的爆响,瞬间消失在苍穹的尽头。云层被吹成一个巨大的白圈,天空中留下一道壮观的航迹。风中的秦子头发纷乱,眼圈发红。“教授,您刚才说的那个热爱和平的价值观还真对了!”说完,他的眼泪淌了下来。

教授合上书,缓缓抬起头,看着母舰远去的天际,喃喃地说:“希望人类有一天可以去拜访他们,只要我们这个物种能够记住增量从何而来。”

作者:河森堡。选自《读者》杂志2024年第10期。那些闪光的日子,都有《读者》陪你见证。



Powered by 专业炒股配资门户-配资专业网上配资炒股-最专业炒股配资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4-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